浙商在俄遭遇灰色清关 近20亿美元商品被查封

19
05月

浙商在俄遭遇灰色清关近20亿美元商品被查封 2009年7月12日,莫斯科,在被关闭的切尔基佐沃市场门口,警察在查看两个亚裔面孔的人的证件。 资料图  

  7月15日,北京骄阳似火,俄罗斯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沃市场事件发生后,专程从莫斯科赶回国内寻求有关救济的俄罗斯温州商会会长虞安林已经连续在外交部、商务部之间奔波了一个多星期,而几千公里之外的俄罗斯切尔基佐沃市场仍处于“查封”状态,近万名温州商人正焦急地等待最后的消息。

  切尔基佐沃市场位于莫斯科东区,形成于上世纪90年代初,是莫斯科最大的服装鞋帽等日用品批发市场。在这里经营谋生的主要以中国人、越南人和中亚人为主。事件的起因,源于6月29日,莫斯科当局以该市场查获走私货物和违反卫生、消防安全为由宣布,该市场自当日起被无限期临时关闭。

  日前,处于事件旋涡中的切尔基佐沃市场十多个出口尽管没贴上封条,但每个出口处都有四五名警察看守,门口聚集着不少土耳其人、韩国人、阿塞拜疆人、越南人,当然人数最多的还是中国人。他们不肯离开切尔基佐沃市场,一遍遍地在周围四处张望和打听消息,但他们至今仍被告知“目前仍还不能进入市场”。

  而受俄罗斯清关此次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和打击灰色清关事件的影响,中国商人近20亿美元的商品被查封;150多名中国商人被扣押,其中浙江商人受到损失尤为惨重。

  折戟切尔基佐沃

  “尽管每个摊位也就是一个集装箱,但一个摊位有的租金几万美元,有的甚至是十几万美元,可是现在我们连这样一个摊位都没有了,很多人都会因此破产。”

  “我看他们(俄罗斯方面)这次是要动真格了。”1994年就来到切尔基佐沃市场的老“倒爷”温州商人王乐安(化名)这几天一直焦急地在市场门口转悠,提到近一年来的种种遭遇他就唉声叹气。

  先是去年9月11日,俄罗斯警察查抄了切尔基佐沃市场,王乐安两个货柜被查。紧接着今年6月29日,莫斯科市政府以“违反环境卫生规定”强行关闭了切尔基佐沃市场后,他的两个仓库、另外3个货柜都被查封。而7月8日,俄罗斯联邦移民局在切尔基佐沃市场内扣押的150多名中国公民里,其中就有两个是他的员工。

  王乐安是俄罗斯温州商会的会员,这次事件中温州商人受到的损失尤为惨重。据虞安林介绍,在市场中温州商会会员就有近万名。“仅温州商人上报的损失就超过8亿美元。浦江商人、诸暨商人、台州商人各有超过1亿美元的损失,加上浙江其他地方的商人,浙江商人总的损失超过15亿美元。”

  截至记者发稿日,切尔基佐沃市场仍没有开门的迹象。而据虞安林透露,在经过近期一番交涉后,俄方初步意见是允许我们每天可以运出50个货柜,但像这样的话市场内1.2万个货柜需要8个月才能运完,里面的商品早就过了销售旺季。

  而关闭切尔基佐沃市场造成最为严重的影响是将致上万名中国商人于破产之境地。

  王乐安表示,最初接到通知是说“有关部门检查卫生放假一天”,我们都信以为真,什么都没有从市场带出来。很多人价值几十万美元的货物都留在了市场内,还有的人甚至连钱和证件等贵重物品都放在货柜里。“尽管每个摊位也就是一个集装箱,但一个摊位有的租金几万美元,有的甚至是十几万美元,可是现在我们连这样一个摊位都没有了,很多人都会因此破产。”

  王乐安刚来莫斯科的时候就在切尔基佐沃市场附近租了一间70平方米的房子,他和他的两名员工住在这里,如今,这里每个月租金要5万卢布(折合人民币1万元),由于他几乎全部家当都在被扣押的市场里面,王乐安还面临交不起房租的风险。

  切尔基佐沃市场一位从事仓库和货柜租赁业务的温州乐清商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在市场中有800个仓库,近500个货柜,在去年“911扣鞋事件”中,他已经有90个货柜被扣押了,这次如果真要关停的话,他所有仓库和货柜都将不能出租了,“损失至少几百万美元。”

  “此次灰色清关牵涉到温州生产厂200多家,经销的商家100多,产业链上的400多家企业牵涉其中,10万人的生存问题受到波及,很多企业将倾家荡产。”温州市鞋革协会秘书长谢榕芳表示。

  灰色清关路径

  “60万美元一批货如果采用白色清关的话费用要15万美元,而灰色清关只有10万美元,清关成本相差5万美元。”

  从当年的“倒爷”再到如今活跃在俄罗斯各大市场形形色色的中国商人,切尔基佐沃这个莫斯科最大的服装鞋帽等日用品批发市场上已经形成了一条由中国出口商、货运公司和俄罗斯清关公司之间构成的“灰色清关产业链”。他们在频繁发生的贸易摩擦中艰难生存,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铤而走险,形成了一个国外查扣、国内照做的非正常中俄国际贸易的高危产业。

  2008年12月,王乐安价值60万美元的一集装箱男鞋从温州海关出关起运莫斯科。他这批货采取的是一种叫“全包”的货运方式,即货物的运输交给国内的货运代理商,在货运到俄方后直接由货运公司联系俄方的清关公司帮助清关。“简单地说,这种全包方式我们只需要在中国发货、交钱,其余中间环节,包括运输、通关、商检等统统交给他们来做。”而在这个过程中王乐安只需要交给货运代理商5000美元海运费和10万美元的清关费。

  2009年2月这批货顺利抵达莫斯科,俄方的清关公司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就办好了清关手续并顺利将这批货运到了王乐安在切尔基佐沃的仓库,让他正赶上刚刚开始的俄罗斯皮鞋春季市场。

  “我们这种全包方式实际上就是灰色清关,之所以采取这种方式是因为比正当的白色清关成本低。”据王乐安介绍,这批货如果采用白色清关的话费用要15万美元,而灰色清关只有10万美元。清关成本相差5万美元。同样一个货柜的商品,白色清关与灰色清关比前者根本没有价格竞争优势,所以白色清关进去的货就几乎卖不动。

  王乐安称,除了全包方式外另一种方式是,货物到俄罗斯后凭提货单到海关提货,这种提货单又叫单证,有出口权的产品公司可以由货主自己做,没有出口权的往往是通过国内的外贸公司来做,但通常拿到提货单的货主也都是通过清关公司去提,不然俄海关也会压货直到季节过后。

  “但由于国内商人的俄语有障碍又无俄方的背景关系,不少商人为了货物能够顺利、及时抵达俄市场,所以大部分还是委托俄方清关公司代办手续,且绝大多数都是选择这种全包的形式,以海运或铁路运输为主出去。”王乐安说。

  清关“潜规则”

  “清关公司”在操作时瞒报、低报货物,从中捞取大量好处,并且不向货主提供相关单据,“华商其实是受害者”。

  通过灰色清关,中国商人们在长期贸易交往中赚足了利润,但面对市场可能遭到永久关停的切肤之痛又一时让他们难以接受。对于俄罗斯的“打击灰色清关”行动,众多中国商人心里颇为复杂。

  从在俄的不少温州商人看来,俄清关公司背景复杂,参与人员包括腐败官员和黑社会,为增加收入,这些清关公司往往又会报低数量、价格,从中再次牟利,更多的清关公司在俄海关用的就是瞒天过海、偷梁换柱的伎俩。还有商人坦言:“一个货柜明明有1万双鞋,清关公司只报个3000双,以减免税收,而剩下的7000双就成了清关公司的囊中物。”此外,由于报的是不同类的货物,清关公司就会自己保留报关单,以保护海关人员和清关公司的利益,所以俄方每次打击灰色清关损失最大的还是中国商人,那些清关公司们却安然无恙。

  “其实从灰色清关事件来看,真正的责任不在我们这边,我们在国内都是正常报关。如果不是这样,这些货也不可能进入俄罗斯市场。”虞安林说。

  虞进一步阐明,不少华商为了货物能够顺利、及时抵达俄市场,因此委托俄方“清关公司”代办手续,而且所交费用并不比正规清关少,但“清关公司”却在操作时瞒报、低报货物,从中捞取大量好处,并且不向货主提供相关单据,“华商其实是受害者”。

  “俄罗斯是轻工业品进口大国,各国商人之间的低价竞争已处白热化;假如温州鞋不走灰色清关渠道,其产品竞争力将明显处于劣势,甚至有被挤出市场的可能。”王乐安一语道破了为何“灰色清关”长盛不衰的更深层次原因。

  据温州海关公布的第一季度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温州鞋类产品出口总值5.8138亿美元,同比增长0.48%;其中3月份单月出口总值1.81亿美元,同比增长26.63%,其中俄罗斯仍然是温州鞋出口的第二大出口市场。

  汤洁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

  什么叫“灰色清关”?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急需进口大量便宜货品,于是大批华商在中俄间做起民间贸易。然而俄海关清关手续繁琐,关税混乱,为了鼓励进口、简化海关手续,俄罗斯海关委员会允许“清关”公司为货主代办进口业务。这些公司与海关官员联手,将整架飞机的货物以包裹托运的关税形式清关。据中国传媒大学宏华提供的资料显示,此类清关比正规报关关税通常便宜一半以上。后来,这种清关方式被推广到海运、铁运和汽运,统称为“灰色清关”。这种通过包机包税、包车包税的途径进入俄境内的货物,不能与走私品相提并论。

  俄近年对华商重大查封事件

  2004年2月12日,俄罗斯3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带着搬运工和大货车,查收了大批华商货物。

  2005年3月12日晚,俄警方以打击走私为名突袭检查了位于莫斯科环城公路14公里处的“花鸟市场”,将10余名温州鞋商存放在仓库内的价值1亿多美元的114个集装箱的温州鞋查封没收,并于次日将货主拘押。

  2008年,俄罗斯针对中国商人发动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打击“灰色清关”事件,9月11日晚,俄罗斯官方对莫斯科的阿斯泰(ACT)市场进行突击检查,查封了华商在仓库里的鞋、服装、袜子等日用品,货物价值大约21亿美元。

   中国经营报同日相关报道:

   灰色清关缘何再起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