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街头流行涂鸦 夸张画面给人视觉冲击(图)

19
05月

巴西街头流行涂鸦夸张画面给人视觉冲击(图) 圣保罗竞技场对面的卡瓦略城,居民对自家外墙进行涂鸦装饰,上面写着“巴西!六!”的字样,意思是祝愿巴西队第六次夺取世界杯冠军。 位于里约的Pereira Nunes街道,世界杯主题涂鸦将街道装饰得十分漂亮。 圣保罗市商业中心的一面墙上布满涂鸦,就像一幅抽象画。 圣保罗市,伊比拉布埃拉公园的公共厕所外墙涂鸦萌意十足,连带厕所也“精美”起来。

  无论是号称“南美纽约”的圣保罗还是旅游胜地里约热内卢,抑或海滨小镇桑托斯,在巴西,有人的地方,就有涂鸦。那些夸张、幻想、幽默的画面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成为了街头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

  涂鸦与MC、DJ和B-boy一起,被认为是Hip Hop文化四大元素之一。涂鸦,与其他三个元素一样,是一种艺术形式,一种文化的表达。

  简单来说,涂鸦主要是通过喷画图案的艺术手法,在公共场所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在圣保罗,一条街道的店铺外墙,多数是主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想法进行喷绘。一路走过去,可以欣赏到各种不同类型的涂鸦,一幅幅风格不一的图画。里约的涂鸦,喜欢用鲜艳的色彩进行抽象的构图,这一点在贫民窟附近的街道尤其明显。而在海滨小镇桑托斯,当地最吸引人的涂鸦则是传奇球星头像,比如贝利。

  虽然巴西国内反对世界杯之声不绝,但欢迎这项盛事的民众也不在少数。在里约的Pereira Nunes大街,特地举行了为世界杯而进行的创意涂鸦,街道以黄绿蓝颜色的彩带进行装饰,路边的墙面则被各种图案占据,主题就是世界杯。据了解,这条街道在2010南非世界杯举行期间也进行了涂鸦创作,这次可谓一种延续。

  涂鸦,这种独特的文化符号,已经深深地刻在巴西的每一个地方。

  记者观察

  美式文化侵蚀,挤压足球生存空间

  如果贝利、济科、苏格拉底、罗纳尔多这些足坛巨星,在他少年时代,用一半的闲暇时间用来涂鸦、玩滑板、跳街舞,世界足坛还会像今天这样精彩吗?这是一个无法证明的假设。这个假设,却在今天的巴西,引发越来越多的担忧。

  “有天赋的孩子当然还有许多,但那些令人眼前一亮,直觉觉得‘就是他了’的孩子,却很久没有看到了。”圣保罗市内一所微型足校的负责人向记者抱怨。“就像你说的那样,现在的孩子确实有很多‘低头族’(指沉迷于互联网的少年)。虽然巴西的情况没有中国那么普遍,但这个趋势令人担忧。”

  在巴西国内的电视上,有一则广告引人深思。这则广告说的是一名母亲如何用一盒美味的麦片将自己的孩子从沙发里“吸引”出来,孩子在进食后恢复年轻人应有的活力,跑到草地上踢球。似乎,如何让“懒惰”的孩子回归运动场上,也成为巴西普通家庭的一个困扰。否则这则正在热播的广告,是无法引起消费者共鸣从而得到认同的。

  全球化的推进,几乎让每一个国家都面临着相同的困境。中国足球人口急剧减少的现状,或许巴西也正在或将要面对。

  美国流行文化和互联网娱乐方式的渗透,已经开始改变巴西孩子的生活方式。他们不再像父辈那样,视足球为唯一。

  涂鸦、滑板、轮滑、小轮车炫技,是如今最受巴西年轻人喜爱的运动项目。而那些天生的宅男们,则有手机和平板电脑相伴,即便不出门踢球,也有数不清的乐子可以打发时间。这就陷入了一个怪圈:越是贫困的孩子,越是需要通过足球来取得向上的空间,但是他们却难以负担参加训练所需的额外增加的营养费用;越是家庭条件优越的孩子,则越是容易受到美式流行文化的影响,向往着成为Hip Hop族,篮球、棒球甚至是橄榄球都越来越有市场,而足球对于他们的吸引力却越来越低。

  以往,足球可能是巴西穷孩子发泄过剩精力、宣泄情绪、表达自我情感和培养纪律性以及团队精神的最佳渠道。但现在,足球已经被涂鸦、街舞、Beat-box、Rap等取代。家庭富裕的孩子,可以买得起滑板和轮滑鞋,到市政公园耍乐;贫寒的孩子,也能偷来几罐喷漆,将自己的情绪涂满整个围墙――这或许也是为什么越接近贫民窟,涂鸦艺术越普遍越精美的原因之一吧。

  美式流行文化在巴西的兴盛,或许令巴西再也难以产出光芒万丈的足坛巨星,这个判断也许过于武断。但它对巴西足球的侵蚀,却是显而易见的。

  信息时报特派巴西记者 白云  □专题文、图 信息时报特派巴西记者 陆明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