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法出身富二代命运自己掌 父亲如西班牙王健林

19
05月

  法布雷加斯是个富二代,老爸是西班牙的王健林,投资的地产遍布全国。老妈则是食品集团的总裁。但小法很低调,一向不在人前提这些,每当有涉及到家庭成员的表格需要填,他会分别称自己的父亲是搞建筑的,母亲是开蛋糕店的。

  其实父母真正开蛋糕店的是克林斯曼,只不过他“不喜欢每天早晨3点就起来做蛋糕”,他更喜欢踢球,所以一路跟随足球从德国到了“美利坚”。

  富二代踢球,那叫享受;穷小子踢球,那叫奋斗。但享受也好、奋斗也好,前提是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西班牙荣誉等身的富二代或“富当代”们,对胜利的渴望已渐渐麻木。他们像一头体态臃肿的斗牛一样眼睁睁看对手的剑刺向喉咙而无力躲避。英格兰一帮纸迷金醉的小哥们,在英超高得吓人的周薪豢养下,过惯了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的奢靡生活,碰到恶仗总让人觉得不靠谱。他们指望意大利人能救他们于水火,没想到意大利人也自身难保――自己输球的同时也送英格兰人提前回家――据英格兰的记者们说,此时英格兰人来巴西乘坐的飞机还引擎没熄火呢。

  总之哪怕银行账户都可以交给别人代管,命运这个东西一定要自己掌握。世界杯小组赛进行完前两轮,已经有球队缴枪,还有球队把自己的命运交在了别人手中,其中就包括亚洲的三支球队:日本、韩国和伊朗。他们不必顾影自怜,因为还有欧洲的豪门葡萄牙在一旁作陪。葡萄牙此时正在G组的角落里瑟瑟发抖――最后一轮如果德国和美国打成平局,葡萄牙进一百个球也无济于事了,当命运不在自己手中,才会深切感悟到什么叫切肤之痛。

  美、德一默契,葡萄牙就回家。

  默契球游走在假球的边缘,但因为不牵扯金钱交易,只有“你知道我知道天知道”的会心眼神,所以对于双方来说,如果不考虑声誉的影响,是有安全保障的。最著名的默契球发生在2004年欧洲杯,丹麦和瑞典“增之一分则多、减之一分则少”地恰好打成2:2平局,夹道欢送意大利回家。后者仰天长啸,徒唤奈何。上届世界杯最后一轮巴西与葡萄牙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衣不染尘、兵不血刃默契地携手晋级,当时坑的是“非洲大象”科特迪瓦。

  默契球虽抓不了现形,但透支人品。2004年欧洲杯瑞典和丹麦小组出线即遭淘汰,2010年世界杯巴西和葡萄牙都没进四强。历史上玩默契球的,几乎都不得善终。

  上届世界杯黑了别人的葡萄牙本届又面临被人黑的命运,他们现在祈求蛋糕店家的儿子克林斯曼及其好友勒夫俩人不要在球场上玩“哥俩好”,否则当年科特迪瓦的命运如今就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有首流传甚广的歌曲这样唱道:“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也许明天不再相遇……”在球场上,如果把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手中,十有八九明天真的不会再相遇了,从此后再不能友好玩耍了……葡萄牙、日本、韩国……一干人等,你们且走且珍惜,如若出局,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