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地少财政缺钱 浙江人如何破解健身难题?

19
05月

  新华网杭州4月29日体育专电(记者沈楠)“七山一水两分田”的自然条件逼出了灵活勤奋的浙商巨贾,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有资本财大气粗。在公共体育健身设施上,地和钱就是两个绕不过去的问题。

  不过,这里总有一些人不拘于陈规旧习,他们正在用自己的办法来破解难题。

  旧粮仓变身游泳馆

  龙游县位于浙西山区的金衢盆地。52岁的黄国平是土生土长的龙游人,语速极快,且自带“扬声器”。

  很显然,对于有人来看他的“作品”,这位县体育局局长颇有些骄傲和激动。“我在文化局做了12年,学习了很多文化创意园,杭州有LOFT49,北京有798。既然旧厂房能改造成文化创意园,那这些闲置的仓库为什么不能改建成体育场馆呢?”

  在他挥手所及和未及之处,是原本属于县粮食局的储备粮仓库,建于上世纪80-90年代,15个大仓库加一些配房,占地面积70亩,大致相当于6.5个足球场。

  县政府本来打算继续在这里发展仓储业,一年能收租200万,但是黄国平自有他的想法。“原来我们有个体育馆,1992年建的,才3000平米左右,已经无法满足现在的要求。”他说,“在我们欠发达地区,要一下子建造大型体育场馆也不允许。这些旧仓库是现成的,结构牢固又防潮,改造便捷,而且地处老城区中心。”

  县政府采纳了老黄的建议,陆续把这些仓库移交给了体育局,要改建成一个容纳10多个项目、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的全民健身活动中心。

  游泳馆是第一个改造完成并投入运营的仓库,也是全县第一个室内游泳馆。由于费用相对较高,游泳馆改造采用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杭州冠洋体育场所经营有限公司通过招投标程序获得改造和经营权,改造总共花了600万,其中县财政投入100万。

  26日是个周日,50米恒温池里没有“下饺子”的盛况,但也有二三十个大人小孩。据售票处统计,开馆两个星期,价格相当公道的年卡和各种计次卡卖出了近180张。

  对于改造成本相对低廉的其他场馆,他们另有一套模式――每个仓库收取两年3-5万的加盟费,免租金,体育局负责外围装修,加盟商按照体育局的具体要求进行内部设施改造,经营收益均归加盟商,但体育局会提一些要求,比如场地一半低收费培训,另一半免费开放。

  老黄说,今年10月,改造差不多能全部完成,做成这件事,他也可以满足地退休了。

  零财政投入建成体育场

  龙游往南80公里,是山地面积占到九成的遂昌县县城。55岁的县体育局局长占跃灵站在簇新的运动场塑胶跑道上,讲起这个历经十年孵化的想法,激情澎湃。

  2005年,县里新建了体育馆,他站在新馆前看脚下低了3米的煤渣操场,突然有了个念头:把体育场抬高,下面建一些台球、保龄球等室内项目场馆,甚至还可以把菜市场放进去。

  “我马上委托设计院做了效果图,背到县长书记办公室,他们一看,这思路真好。”老占说,可惜,“财政没钱”,“当时做了核算,光做架空就要6000万”。对于这样一个耗资巨大的公共项目,县政府感到力不从心,于是,这个“白袜子进去黑袜子出来”的旧场地一直将就着,一拖就是6年。

  2011年,占跃灵利用招商引资做成了县里第一个游泳馆,投资的老板是一个在上海房地产界打拼的遂昌人。老占借机把“空中体育场”的想法提出来。

  当然,耗资巨大的公益性体育场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显然不是一笔划算的投资。于是,县政府以一定限度的商业开发权为回报,让这个场地的建设成为可能。双方协商确定了一层商业综合体、二层标准田径场和天然草坪足球场,加上地下共用停车场的建设规划。根据政府部门设定的体育场标准、配套体育用房面积、容积率和商业面积等指标,企业出资建造了整个综合体,之后,县政府用略少于这块地土地出让金的金额回购了体育场所有权并负责运营。

  2014年10月,这个国际标准的体育场正式免费向公众开放,据说大年三十夜里有几百人在这里锻炼。

  在占跃灵看来,这种方式为政府解决了困扰多年的资金问题,极大改善了市民的健身条件;投资方副总经理赖士民则透露,建设投资通过出租出售商铺已经基本收回。两人一致认为,遂昌县唯一的现代标准体育场和唯一的大型商业综合体为彼此聚集了人气。

  老占兴奋地说,一些地方已经过来学习,这种模式有望被复制。

  不过,这种增加土地使用功能并由企业建设体育、商业综合体的模式无疑是一种尝试,尚需一套规范体系,严格立法、严格规划、严格审批、严格执行、严格监督、严格验收,确保公共体育场地、功能、服务不打折扣,确保体育用地资源不流失。

  根据今年初公布的体育场地普查数据,截至2013年,龙游所处的衢州市和遂昌所处的丽水市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分别为1.37和1.31平方米,均低于1.46平方米的全国平均水平,在浙江省的11个地市中分列倒数第四和第二位。在经济实力上,2014年衢州和丽水的GDP分列浙江省倒数第三和第二位。

  场地不够?因地制宜,锻炼场所就能建在身边。资金不足?创新投融资模式,花小钱也可以办成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