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奖主席陈嘉上:它就是服务香港电影工业的小奖

19
05月

  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已于4月13日晚落下帷幕,《一代宗师》毫无悬念拔得头筹,昨日各大媒体皆以《一代宗师》破纪录获得12项大奖为新闻焦点,以致有人戏称本届金像奖可否改名为“宗师奖”。

  虽然本届金像奖被一部合拍片抢尽了风头,但也鼓励了纯港片以及新人,比如在香港本土大热的歌舞片《狂舞派》获得最佳新导演、最佳新演员共3项大奖,惠英红主演的《僵尸》也获得2个奖。记者日前在深圳接连专访了叶念琛、林超贤等香港影人,他们一致认为,金像奖曾经代表了香港电影精神,但并没有否认近年来香港电影产量和质量均不高的事实。

  服务香港电影工业的小奖

  随着香港影人的逐年北上,香港本土电影被指“式微”,金像奖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差。谈及此话题,连王家卫都连连感叹,他说:“很多人会问香港电影何去何从?如果香港电影是厉害的,怎会‘北传’。”

  金像奖主席陈嘉上在颁奖礼之前接受内地媒体的访问回应得很实在,他指出金像奖就是为香港电影工业服务的,他更愿意把这个奖做得更专业,同时独立、自由,“我曾经跟何平导演说过,如果要做一个涵盖整个华语电影的大平台奖项,我很愿意以义工的身份参与,但我不能把香港金像奖做成这样,它就是一个服务香港电影工业的小奖而已。”

  观众的认同更重要

  对于香港年轻一代影人而言,金像奖虽然象征着香港精神,但似乎不是“必需品”。《狂舞派》导演黄修平告诉记者,他从2004年开始拍摄剧情长片,用整整十年时间“熬”成新晋导演,最为困难的不是创作,不是找演员,而是找投资。

  另外一部港片《僵尸》的导演麦浚龙因人脉颇广,所以新片集结了大批老牌港星,比如惠英红等,影片主打日系与中式视觉风,致敬的是香港上个世纪80年代盛极一时的香港僵尸片。麦浚龙此次导演的《僵尸》获最佳视觉效果奖,是金像奖对影片视觉效果以及精神特质的肯定。

  除了黄修平和麦浚龙,林超贤和叶念琛也在影片中坚持了自我风格和浓浓港味。林超贤表示,金像奖代表的是香港电影,它的存在鼓励了香港电影人的创作,每一个电影创作者都会为了电影去努力,但奖项是对某些人创作成果的鼓励,“应该抱着平和的心态去看待,得奖了该肯定,没有得奖也不失望,作为导演或演员最重要的是得到观众的认同。”

  编剧出身的叶念琛从前以拍爱情片为主,他告诉记者自己没有很积极地在内地寻找投资,“我先考虑的是电影的故事、题材,我拍电影都是自己写的剧本,我很幸运在电影投资上没有太多担心,很多老板都很了解我的电影风格,我不仅自己写剧本,演员也是自己找,圈内知名度算比较高,所以投资方会直接来找我。”叶念琛对于金像奖没有表现出很热衷,他坦言自己比较喜欢一些小制作,“如果是来到内地拍大制作,可能投资方会多点意见,我不一定要拍‘大’的电影,我更青睐拍我自己想拍的电影类型。”深圳商报记者 李佳佳 实习生 芦 帆/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