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2》弥补第一季遗憾 触碰更多社会话题

19
05月

  “在四季变化中,中国人寻找美食的秘密。尽管生活越来越远离自然,但人们能够在餐桌中品尝四季变换、时间流转”。吃货们的福利来了,《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将于18日晚9时在CCTV-1播出。

  对于是否能在深夜“解馋”满足大家的“食欲”,总导演陈晓卿说,美食是一个特别私人的东西,你觉得解馋的别人不一定解馋。而且,第二部也展现出导演组更大的“野心”――透过美食,描绘当代中国人在时代变迁下的悲欢离合。

  触碰更多社会层面内容

  《舌尖》第一季大火之后,做《舌尖2》似乎顺理成章,但在陈晓卿看来,《舌尖2》希望传达出一些“更在意”的东西,“除了介绍中国的好吃的之外,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好吃的,能够看到我们熟视无睹的一些事”,生活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经历着太多的欢乐与痛苦,“但中国人能苦中作乐,把喜悦通过美食呈现。我们在关注生存的同时,更注重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因此,《舌尖2》比《舌尖1》更多地触碰了社会层面的内容。

  《舌尖2》中涉及不少2012-2013年的热点话题,比如切糕、艺考、富士康,这些关键词都以巧妙的方式被“植入”片中,这样透过美食看到的现实才更有质感。每一个美食都会承载着两个主题,比如红烧肉是一个主题,但是用红烧肉来讲家常菜,家常的主题是一个更大的主题,里面包括家庭成员各自之间的关系。

  如果说美食是窗户的话,在《舌尖2》中能够看到更多时代变迁下的中国,陈晓卿说。

  叙述风格更加“有个性”

  《舌尖2》涉及300余种美食,拍摄了150多个人物。据陈晓卿介绍,他希望通过《舌尖2》,诠释一道道美食背后的人文风情,进一步探讨中国人与食物的关系。

  与第一季相比,《舌尖2》的叙述风格也更加个人化,每一集都多少带有导演各自鲜明的个人风格,这也正是陈晓卿提倡的。尽管如此,导演中没有几个会做饭,也没有几个特别爱吃。因此,每个导演在拍每道食物之前要做很多功课,每个人光买书就差不多花了一两万元,其中要学习的不仅是美食,还有人文、地理、历史等等。

  《舌尖2》风格多样,比如,讲述刀功的片段,借鉴了武侠片的风格。屋檐下,伴随着爷爷的琵琶曲,两个孙子苦练刀功。当琵琶曲戛然而止,画面进入抽象的意境。中国烹饪千变万化的刀功,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剪辑下一一呈现。

  强调人与自然相互依存

  当年第一季播了绥德“黄馍馍”,老黄和“黄馍馍”一起火了。新一季仍会有一些特别的人物。

  寻找人物成为拍摄中最繁重的工作,而导演组“找人”也没有任何诀窍可言,就是直接到民间去找。陈晓卿说,《舌尖2》有一集讲蜂蜜,主人公是四川乐山的一对养蜂夫妻。导演为记录他们养蜂的故事,从乐山到秦岭,再到甘肃山丹牧场,前后跨越6个月,与他们一起风餐露宿,甚至坐在卡车车斗上行程2000多公里。“这种游牧式的养蜂方式我小时候见过,那时候就在想他们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看起来比较有哲学的意思。现在有机会把这个事情拍出来,通过食物展现出来,其实也是一种思考个体命运的方式。”

  《舌尖2》更着重讲述人与自然、与生灵之间相互依存的默契,通过芒种、立秋、霜降等节气,展现打造美食的原材料在农人手中经历四季轮回生生不息的过程。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华子鱼”的,让人印象深刻。在贡格尔河拍摄,这里是华子鱼的温柔乡。华子鱼是一种随着时节变化逆流而上产卵的洄游型鱼类,由于气候变化,河道变窄,鱼儿今年从这条河道走,明年可能就从那条河道走,当地渔民有时候要走四五十公里才能找到另一条河道。渔民只能人为地将鱼放置到上游,同时把杨胡草插到河道里让它们排卵。在“华子鱼”中有这样一段话,“杨胡草把是华子鱼的爱巢,在这里,草原、鱼和人类,是吉祥的一家”。(刘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