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获金像影后:反复谢王家卫,因为是心里话

19
05月

  第33届香港金像奖前晚在香港文化中心闭幕。正如本报之前预测的那样,张家辉和章子怡击败各路强劲对手分获影帝影后称号。这是张家辉第四次拿到金像影帝,也是章子怡第二次在该奖项获得影后称号。而他们各自扮演的角色,在过去一年里也不是第一次拿奖――张家辉凭借《激战》中的表现,在去年6月就得到了上海电影节的肯定;而章子怡的“宫二”,算上这次已经是过去一年中的第9次获奖。

  由于都不是“第一次”,两人在获奖之后虽然高兴,却也没那么激动。不过,庆功宴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家辉显得更加率性,而章子怡的表现则有点悲情,翻来覆去的无非是在强调“拍摄的那三年”她所经历的所谓“人生低谷”,然后又是翻来覆去地感谢王家卫。

  掏心窝的家辉 说自己不想拿奖谁信?

  张家辉的“拿奖”从前晚踏上红地毯那一刻就开始了――他的白色正装被大会评为当晚最佳着装。有意思的是,当他站到台上领奖时,获奖感言听起来无比冗长又无比琐碎,仿佛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甚至还即兴开始唱歌,当然影帝的歌喉并不好,随兴唱的那几句,甚至还有点跑调儿。

  对于这一点,张家辉解释说:“我是真没有准备什么感言。没想过自己能拿奖,更没想过拿奖后说什么。这也算是我的金像奖经验吧。如果我想了,准备了,那就是给自己添烦添压力。想了半天获奖感言,到最后根本没有,那种满心欢喜落空的滋味更不好受。当然,也不能完全没准备,所以出发前我就把《激战》里的那首歌的歌词带上了,那首歌是戏里带动情节前进的很重要的一首歌,我想如果拿奖了,用这个跟大家分享我的喜悦也可以了。”

  在今年柏林电影节时,参赛的廖凡曾经对记者说了真话:“都是去参赛的人,如果说不想拿影帝,那是装孙子。”相比之下,这种“不想”的状态又算是什么?张家辉坦白说:“廖凡说的应该是内心深处的想法,要这么说谁没想过自己拿奖啊?如果自己说不想拿,谁信啊?我不骗你,我想拿,拿到奖我很开心,但拿不到我也没关系。反正我一年里有好几部电影,好几个角色。当然也没有那么功利,不是觉得这个电影可能得奖就要用力去拍。而是每个角色都用心去演了,如果这样都拿不到的话,下一年再努力也可以啊。”

  这样的平和心态,对于已经拿过几次金像影帝的张家辉当然很正常。但如果要告诫那些从没拿过奖的人――比如张家辉的红毯搭档郑秀文――是否会被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谈起这个话题,张家辉露出一副“你懂的”的表情:“演员谁没想过拿奖啊,坐在那里,谁会希望自己不拿的?当然啦,我也想郑秀文拿啊,毕竟提名了十多次都没一次能拿奖,听起来都说不过去了。她还有机会的。但是,我没法给她建议,我又不是导演……”

  敷衍的子怡 反复重提“那三年”

  章子怡凭借在《一代宗师》中扮演的宫二这个角色,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是第9次拿奖了。但不论是金马还是金像,章子怡的获奖感言其实都差不多。有记者总结说,9次获奖,章子怡每次获奖后的采访说的统统都是三个主题:一,感谢王家卫赏识她。二:拍片的准备很辛苦。三,拍摄的那三年,自己人生经历了很大的波折。除了说这些话,说到动情时还要哭一下。

  前晚站在领奖台上的章子怡果然在印证这样的规律。不过,她并没有特别激动。章子怡解释说,因为她知道,颁奖之前的镜头会扫到每个候选人,所以在获奖之前,她一直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而在庆功之后的采访上,章子怡对自己老是重复类似的话语也作出了解释:“其实每次站到领奖台上,去讲感言的时候都是一种新感受。比如之前去拿影评人协会的奖,当时他们剪辑的画面刚好是宫二那段台词‘在我最好的时间里遇上了你,可惜我没有时间了’,于是我上台时告诉王家卫,我在最好的时间里遇上了你,可是我还是有时间,所以十年后我还是跟你一起拍戏。其实讲什么都是心里的感受,我觉得只要是你的心里话,就足够了。”

  一遍又一遍地感谢王家卫,不嫌老生常谈么?章子怡强调说,这是王家卫对她予以信任的必然结果。“当年接到他的电话时,我觉得就像一个小学生得到一朵小红花,要激动地回家跟父母讲。那时我也没得到这些荣誉。但还是会特别兴奋,因为他百分之一万地信任我,我也很欣赏这个导演,我会知道接下来的合作会很精彩,没想到接下来训练那么久,都不知道要演什么。但我没怀疑王家卫,我觉得你信他就会跟他走。导演和演员之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们是朋友。如果没有这个基础,我会很快就放弃的。”

  当然,按照老套路,章子怡免不了又对她遭遇“泼墨门”、“诈捐门”的“那三年”再次进行注解: “你每天会碰到各种喜怒哀乐,但我现在更希望往阳光的方向想,因为在你成长的道路中,这些经历都是一块石头,有的时候石头会硌脚,但你踩过,疼过之后,你会发现它毕竟只是一块石头。而且如果没有这个石头,你甚至可能踩到坑里,你会跌倒。” ●南方日报记者 郑照魁